值得一提的是,破除民企发展障碍,并非一谈到民企困难就要营救,甚至盲目营救。当前世界各国经济处于转型升级关键期,不可避免地导致部分企业要退出,需要做的是扫除普遍性发展障碍,而非干扰市场出清。鲍一凡

我呼吁世界各国不仅仅要给独角兽企业上市优先权,更多的要给“绿角兽企业”,也就是有正面社会影响力的企业上市优先权,当然,也应该让市场能够检验哪些企业是真正的“绿角兽”。我甚至期待在世界各国证券市场中可以引入“社会影响力”指数,看一个企业的整体价值除了看她的营业收入,利润,增长幅度和市盈率外,还要看这家企业是否具有可持续发展的正向社会影响力!最近加拿大政府开放大麻制造和销售,相关企业市场估值飞涨,但这样的企业从任何角度上讲,都不可以称为正向的社会影响力的企业。这样的企业就不可以进入“社会影响力排名榜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