把自卫队一样平常的“清道夫”交给他,不知是

您的位置:配资开户 > 期货配资 > 浏览 评论

薄衡将眼神里的寒意,无邪地收敛了起来。

薄翼天转过了头,将刀递给了章海,章海熟稔地将刀放置在刀架上,他们两个多年的兄弟友谊,早已配合得无比默契,抬手投足间,默契特殊。

裴黎禁不住主要两分,不知道为何,心脏总是跳个一直。

薄翼天先看向了裴黎,上下审察了几眼,“听说住院了,好了吗?”

裴黎只以为身体一怔,他在做出这样的时间后,居然还可以这幺轻松地问出这句话,可即便薄翼天是这样的态度,裴黎也不敢做什幺。

他攥了攥拳头,再抬起头来时,已经恢复到平时容貌,稳重而得体。

“身体只是有点儿不惬意,住了几天院而已,已经没事了。”

薄翼天点颔首,“那就好。”

裴黎淡笑着。没再语言。

薄翼天又把眼光放在了薄衡的身上,薄衡抬起眸子,与他相对。

四目相对之间,裴黎明确看到了交锋的花火,可是薄翼天和薄衡都没有语言。裴黎不知道他父子间在较量些什幺,他能感受到薄衡的恨意。

这份恨意他九年前就看到过,那时是赤裸且汹涌的恨意,而此时,他早就学会了收敛起来。

薄衡说:“爸,您叫我和哥哥来做什幺?”

薄衡说得自然,似乎和寻常父子没什幺区别,可是显着是针尖对麦芒的关系,却体现得这幺清静,让裴黎更审慎了几分。

薄翼天的眼光在两人身上流转,“我有事情跟你们交接。”

薄翼天转身坐到了桃木椅上,章海站到了他的身边,递给了他一本类似账本的工具,薄翼天接过来看了几眼。

“你们都长大了,我也老了,有些事情也应该交给你们做了。”薄翼天说。

裴黎和薄衡均是一愣,相互看了两眼,不明确薄翼天的意思。

薄衡微翘了一下眉头,“爸,您还年轻呢,更况且照旧章叔在。”

薄翼天看向了薄衡,眼神带着榨取力,薄衡这话就像是说章海才是他亲近人,薄衡不是他儿子一样。

“衡少爷这是说得那里的话,”章海插了口,“薄氏永远是薄家人的,我只是外姓人而已。”

说这话的时间,章海不知怎的看了裴黎一眼。

裴黎抿着嘴唇,他也是外姓人。

薄翼天看着薄衡,“小衡较量智慧,眼光也不错,薄氏企业交给你这两年,你做得很好,很有商业上的先天。”

……谢谢爸夸奖。”薄衡的神色有些微变,薄翼天从来不会夸奖他,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,给薄衡的感受却是危险。

雄性动物之间坚持的危险感。

薄翼天继续低头翻着账本,“薄氏企业交给你我也挺放心的,从今年最先,我就不去薄氏企业了,所有的工业和分公司全都交到你的手上,等会儿让你章叔,把所有资料送到你那儿。”

与本文相关的文章